发改委、高金、彭博三位专家,如何预测2017? SAIF金融E沙龙——“2017全球与中国经济展望会”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17-01-11 浏览次数:2546次
    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2016年一系列震惊世界的“黑天鹅”事件所引发的,不仅仅是蔓延全球的恐慌,还有金融市场的敏感反应:英镑大跌、美元加息、欧元区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过去数十年来相对稳定的世界政经形势,正被悬上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不确定性的迷雾中,带来曙光的火种究竟在哪里?面临黑天鹅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国2017年的出路又在何方?

    12月28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彭博中国联合主办的SAIF金融E沙龙——“2017全球与中国经济展望会”在北京成功举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主旨演讲中全面反思了全球化浪潮中的收益与欠缺,并从全球化退潮、三元风险、中国如何适合经济新常态等角度对中国经济相关问题做出详细解答。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从宏观视角深度分析了2016年十大经济金融事件及其影响。彭博亚太区市场专家李琦则从近期债券市场暴跌事件入手,解读了中国债券市场面临的内忧外患并对2017年债券市场做出了预测。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燕生:
“中国的问题之一,就是过去八年为世界经济买单太久。”
“下半场不确定性增加,风险大过机遇。中国应该把90%的工作放在国内。”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主旨演讲中首先对2017年经济形势做出判断,他指出,2017年的世界经济既有充满风险和多样性挑战的严峻一面,但同时也呈现出企稳向好的新趋势。“政治方面有特朗普新政、英国脱欧谈判、德意法大选等不可确定性事件;经济方面,IMF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长是3.1%,WTO预测商品贸易量的增长率是1.7%,均呈现缓增,可见2017年是多事之秋。”对此,张燕生指出,整个形势背后隐藏的是深层次的结构性变化,“世界经济的重要特点是分化,凡是坚持结构性调整的国家,经济已明显企稳向好,而中国等新兴市场的结构调整仍在进行时,面临外部冲击的风险和危险更大。”

    张燕生表示,全球化是世界经济需要关注的第二个问题。自从2008年四季度金融危机后,全球化发展就处于最低水平。“从世界历史看,全球化时期的国际贸易的增长速度平均是全球GDP增速的1.5倍到2倍。现在已经是第五个年头全球贸易增速低于全球GDP年均增速,今年贸易增速只有GDP的一半。从全球直接投资规模看,虽然2015年全球直接投资增长了38%,但预估要到2018年,全球直接投资规模才可恢复至危机以前,而能够创造有效需求的绿地投资增速仍非常缓慢。”由此,他指出全球化退潮已成事实。对此,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也在演讲中指出,宗教矛盾,民族冲突,民粹主义抬头都是造成全球化退潮的因素,未来这些都可能引发地域甚至政治经济动荡。

    此外,世界经济还面临着的三元风险。当前热火朝天的全球新科技革命、“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何时才能影响到供给端,改变全球新科技革命伴随着的是劳动生产率持续减速的问题;全球新兴市场的债务率和杠杆率上升的问题;全球宏观政策协调空间越来越小的问题,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风险问题。

    对此,张燕生总结道,全球化到了下半场,面对2017年的世界经济形势,中国面临的风险可能大过机遇,“中国的问题之一是过去八年为世界经济买单太久”,2017应该把90%的工作放在国内,把精力集中在一带一路、高水平双向开发和FTA战略上。

    他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业已确定了顺应经济新常态的宏观政策框架。首先,中国做出了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第二,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他估计至少还需要十年,中国可能面临着10年的结构性调整;第三,中国经济需要走短期稳定增长、中期结构调整、长期体制改革之间相互协调推进的战略,稳中求进是总基调。张燕生表示,虽然有政策指引,但今年陆续发生的股灾、汇率、债市、房市波动等问题都表明我们尚未适应新常态和新变化。他进一步指出,“中国的增长动力不是问题,问题是怎样告别过去适应转型,让经济适应新常态。”中国现在还处于结构调整和重新洗牌的时期,真正转向创新驱动可能要等到2020年以后。

    张燕生还对中国贸易和投资现状做出了点评。他指出代工外贸的时代已经过去,招商引资领域同样也在发生转型和分化,“过去70%的外资投向中国制造业,现在则是70%投向服务业,尤其是技术服务、研发服务和各种各样的专业服务。”谈及中国对外投资,他指出,今年前10个月,中国对外投资的增长率是53.3%,尤其制造业对外投资增长速度大幅上升,这表明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全球投资的新阶段。

    最后张燕生总结道,十八大提出了两个“牢牢把握”:第一,中国的未来要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第二,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个战略支点;现在还要牢牢把握“一带一路”蕴含的巨大机遇。这三个要点体现了适应、把握、引领新常态需要牢记的方向,而最终能否奏效的关键是如何行动。

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钱军:
“2017上半年,股市将在3000-3500点较窄的区间里波动,下半年十九大期间可能会因股市利好政策产生牛市。”
“人民币在2017上半年对美元破7,是大概率事件。并且,进一步贬值5%-10%仍属正常的市场波动。但在下半年至年底,人民币对美元可能触底反弹。”

    钱军教授在主旨演讲中深度分析了2016年十大经济金融事件及其影响,并对2017年作出展望。

    第十,是中国股市及其创下的有史以来最短的熔断机制。他认为,在设计机制时,一定要充分考虑熔断机制(股指)与(个股)涨跌停版和股市波动性的关系,否则就会匆忙上马,匆忙下马。他还指出,中国股市的上市业绩门槛太高,导致很多新兴企业无法在A股上市,这是中国股市亟待改善的地方。同时,他也肯定了深港通的里程碑意义,指出中国股市规范化的重要步骤是继续国际化。对于2017年的股市走向,他预估上半年股市将在3000-3500点较窄的区间里波动,下半年十九大期间可能会因股市利好政策产生牛市。

    第九,是发达国家推行的非常规宽松货币政策。欧元区、日本、瑞典、丹麦还有瑞士的央行都采取了负利率政策,这个非常规政策以前几乎不可想象,但现在变成不少国家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是否能够奏效?对此,钱军教授指出,宽松货币政策的局限性众所周知,而且会造成催生资产泡沫,企业竞争力减弱,银行及金融机构的息差将收窄。

    第八,是中国企业全球“买买买”的并购浪潮。从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芬兰手游公司Supercell,到中国化工以400多亿美元收购瑞士的先正达,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如火如荼。钱军教授提醒,并购不应该以完成收购为最终目的,而要看最终是否创造了价值。他预测,2017年海外并购的浪潮会持续,但其规模以及延续性还要看国际国内的形势,包括收购标的企业所在国对中国收购的态度和政策,较难重复2016年的火热局面。

    第七,欧美银行可能导致新一轮危机。由于结构性问题和管理问题,欧洲现在问题最大的是意大利的银行,意大利本来经济增长疲乏,如果政局上再出问题,会成为比较大的风险点。“这种大型金融机构出问题,很可能带来全球性危机。”

    第六,是人民币贬值。从中长期看,伴随中国经济转型完成,以及人民币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人民币在中长期有着大幅升值的空间。短期内,人民币则与其他主要货币一样,面临着对美元进一步贬值的压力,但中国不会出现汇率危机。钱军教授预计,人民币在2017上半年对美元破7,是大概率事件。并且,进一步贬值5%-10%仍属正常的市场波动。但在下半年至年底,人民币对美元可能触底反弹。

    第五,则是恐怖主义和全球安全问题。今年屡遭恐袭的欧洲正面临着严重的移民问题和民粹主义崛起问题,而恐怖主义和安全问题会是今后国际社会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也是影响经济、金融稳定的重要因素。

    第四,是中国的疯狂楼市。钱军教授表示,房地产市场的问题是两极分化,用各种指标来衡量,一二线市场有泡沫,同时,三四线城市则需要继续去库存。针对房地产税的征收,他指出,此举从稳定市场的角度来看,是为了打压靠杠杆融资的投资人。涉及征收的幅度、范围、过程都可以有符合中国国情的做法。

    第三,英国脱欧之后的走向。“英国脱了,接下来会是哪个?意大利,法国?发达国家民粹主义抬头,自由化全球化阶段性是否将走到尽头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第二,中国GDP的L型轨迹。“GDP增长轨迹会是哪一种L型?是逐级下台阶式的L还是断崖下跌式L?”钱军教授强调,作为一个指标,GDP定高了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只要社会稳定(如:就业率稳定)的情况下,增长目标不用太高,质量比数字更重要。”

    第一,特朗普上台对华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钱军教授表示,作为房地产商人出身的政治家,特朗普的上台使得中美关系充满许多变数和不确定性,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一切尚需拭目以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商人出身让他永远把利益摆在首位。

彭博亚太区市场专家李琦:
“市场之前并未预料到美国会多次加息,现在中美利差的压力非常大,这是导致债券市场暴跌的原因之一。”

    在全球化的紧密联系下,中国债券市场2016年的种种表现,也与国际经济大环境息息相关。彭博亚太区市场专家李琦在主旨演讲中就以近期债券市场暴跌事件切入,分析了国内外经济形势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影响。她指出,近期债券市场暴跌源自内忧外患,美元升值和美联储加息助燃了外患的火苗,而内忧则是国内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市场之前并未预料到美国会多次加息,现在中美利差的压力非常大,这是导致债券市场暴跌的原因之一。” 

    内忧则是银行表外资产涉及的债滚债杠杆问题。她指出,一旦资金接不上,市场信心就受到影响,这是此轮市场暴跌的内部原因。对此,她强调,由于金融机构追求高收益率曲线的逐利本质,杠杆一直居高不下。 

    李琦还指出,估值风险和信用利差两个因素可以决定收益率的长期走势。“从估值风险来看,中国的信用债市场明年、后年,以至于未来几年,都会存在一个价值修复的过程。”

    对于明年的债券市场收益率,李琦预估不太可能突破前期的低点。她认为从明年整个流动性状况来看,一方面国际环境收紧,另一方面中国国内金融机构降杠杆的压力也较大,因此“整个资金面再宽松,利率资金面往下走的可能性不太大。”而根据近期公布的重要宏观经济数据来看,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消费领域基本都符合或者高于市场预期。她表示,“在这样的基本面数据支持下,近期以至于到明年可能基本面都不会促进收益率快速、大幅下行。”但同时她也提醒道,黑天鹅事件可能会在明年给债券市场带来未知的影响。

    在随后的互动讨论环节,专家们还就“一带一路”战略中中国企业怎样走出去、国企改革下一步怎么走、央行货币政策调整等热点问题发表了精彩的观点和看法。








招生公告
招生咨询
  • 电话:400-921-5588
  • 邮箱:

    emba.admissions@saif.sjtu.edu.cn

专题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