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9%参透中国经济后程发展
发布时间:2017-05-25 浏览次数:1117次

在刚刚过去的一季度,GDP增长6.9%的成绩似乎给市场交了一个满意的答卷,然而,近期的股市、债市、商品价格的低迷和波动又不由让人对于中国经济的后程发展捏了一把冷汗。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将如何影响中国资本市场?中国的金融格局在监管收紧的背景下有哪些新的变化?在人民币汇率和资本市场趋稳的情况下,中国企业还能成功实现海外并购吗?

2017年4月26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主办,SAIF浙江校友会、宁波市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协办的SAIF公开课在宁波开讲,本次公开课以“波动与前行-2017年全球经济金融及中国资本市场动向展望”为主题,吸引了来自多地的百余名SAIF校友的积极参与,原浙江证监局局长、SAIF浙江校友会会长吕逸君代表SAIF校友在课前发表致辞。

在课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在课上发表主题演讲,分别就金融体系的新变化和格局、国际国内外经济形势及并购等话题展开分析。两位嘉宾均认为,一季度GDP增长6.9%或将成为今年经济增长的最高点。

市场共振效应显现


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带来的主题演讲上,他重点就中国金融体系的变化展开介绍。殷剑锋指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监管对于市场形成了共振效应,其最明显的表现为银行理财业务的变化。

从银行理财的分布情况来看,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理财规模和占比与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相比都是最高的,由于监管政策的收紧,银行委外投资赎回压力增大,与此同时,由于银行理财的资金来源为短期资金,运用于债券、股权、非标,因此,其资金附带端具有高度流动性,央行和银监会的监管将打压一部分流动性,尽管当前银行理财市场趋于稳定,但殷剑锋认为该影响远未结束。

殷剑锋介绍说,过去几年,我国的金融体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首先,以保险和信托为代表的非银行中介机构快速发展。由于我国的保险和信托业务更多趋向于银行类业务,因此对银行业产生了巨大冲击。

其次,包括国债、地方政府债和各种类型的非金融企业债快速发展。在殷剑锋看来,这一领域的快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扭曲了资源的配置结构。他表示,扣除国债,近年来债券市场的增量规模基本为地方政府和准地方政府,这也就是说债券市场多配置给了效率较低的部门,从而导致信用风险高度集中,而这种信用风险一旦出现问题,就会通过流动性风险演化为大范围的金融动荡。

第三,银行商业模式发生根本性变化,市场和同业业务,包括银行同业业务,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之间的同业,构成了银行主要的业务来源。

这三大变化对经济金融体系产生了深刻影响。第一,使得货币总量和信用总量的分离。所谓货币总量;第二,导致货币结构波动不均;第三,使市场形成了两套利率体系,即银行的存贷款利率体系和市场利率。

监管应“拆弹”而非“引爆”

伴随着金融体系的变化,监管格局也随之改变,由此也产生了新的问题。殷剑锋表示,过去,如地方政府、城投公司等信用风险雷区,通过如今的市场和同业串联在一起,而我国的金融监管从“监管尽松”到如今迅速收紧,这种“过山车”式的监管可能从过去引爆一个雷区而变为如今的连环爆炸,即系统性风险。

而从监管的主要任务之一金融去杠杆问题来看,数据显示,从去年9月至今,金融杠杆在急剧下降,截至今年一季度,银行对其他金融性公司的债权的同比增速只有20%,基本上已经能够满足央行关于MPA监管的要求。因此,殷剑锋认为,在去杠杆速度已经不慢的情况下,监管应保持平稳,应“拆弹”而非“引爆”。

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我国的实体经济杠杆率呈现缓慢上升的态势,其结构也发生变化——企业部门杠杆率略降,中央政府杠杆率极低,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

殷剑锋指出,非金融企业去杠杆的速度在加快,其中主要为国企去杠杆。地方政府杠杆上升的主要原因为债务置换,这种债务置换造成的宏观效应就是货币创造效应和信用创造效应。“从去年四季度来看,这种效应产生的后果相当于下调准备金率7.5个百分点。”他同时指出,这种信用宽松时代已经过去。在谈及去杠杆节奏是,殷剑锋认为,当前去杠杆的方向是对的,但如果速度过快可能伤及实体经济。

他最后指出,一季度GDP增长6.9%将是全年的制高点,未来还应警惕金融危机发生的可能性。

环境波动驱稳 维持6.9%有压力

在钱军教授的演讲中,他主要从国际国内形势、金融体系监管和判断以及企业并购三方面进行剖析。在钱军教授看来,尽管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未完全开放,但仍与国际形势紧密相关,因此对国内外形势的宏观把握对于投资至关重要。

钱军教授首先以特朗普上台为节点,分析了全球股市的情况,他表示,美国股市尽管在特朗普上台初期略有波动,但此后一直保持平稳上升的态势,其中金融股上升势头强劲。而特朗普提出的减税计划一旦获得通过甚至部分通过,都将促使全球的资金再次流向美国,并进一步推高美股。而在以大陆公司为主角的具有全球性的香港股市上,保持着不温不火的形势。欧洲股市在英国宣布脱欧后短时间内大跌,但随后几个月一直到现在,已明显恢复且持续上升。

在汇率方面,特朗普上台后美元兑其他货币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但钱军教授强调,影响美元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了减税计划外,加息政策是重要因素之一。他认为,美联储在接下来的两个月进行加息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目前来看美联储在6月加息的可能性较大。在美元升值的过程中,包括人民币和欧元,及其他主要货币都有贬值压力,但总体局势趋于稳定。

钱军教授表示,任何单方向的、突发的,或者持久的大规模流动都是有问题的。“汇率市场和资本市场的稳定,一个底线是要防止恐慌性的外逃,这个问题基本不会发生。另一个是有比较稳定的双向的流动,汇率维持在较稳定的水平上,近三个月该形势总体趋于良好。”

钱军教授判断,未来将有几大利好消息,一是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极小,尽管不排除局部摩擦。二是人民币国际化将进一步推进,随着汇率和资本项目的平稳,可以期待资本流动的双向趋势尽快恢复。三是A股可能加入MSCI指数(新兴市场指数),除了使A股更加国际化以外,还将促进市场推出更多衍生品、增加更多对冲工具,让机构投资者获得更稳定的收益。

对于国内形势,钱军教授谈及一季度6.9%的增长时指出,其背后有着多种因素的推动。首先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多次降准降息措施。其次是房地产仍然是拉动GDP的重要动力。再次是在投资拉动方面仍然是以政府投资为主导。而这三因素在未来都将面临不确定性或收紧的趋势,因而,钱军教授认为未来维持6.9%的增长可能性较小。

监管驱紧  服务实体经济

对逐渐收紧的金融监管,钱军教授的理解为“本质还是很清楚的,就是资本空转是不行的,资本要服务实体经济,资本要进入真实的实体经济活动。”他认为,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资本市场,其最终的作用是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并且市场将起决定性作用,但在这一过程中,仍有许多环节需要规范。

钱军教授具体就中国股市指出,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管理更加明确,对于重大资产重组等相关措施管理更加严格;IPO的速度和体量进一步提升是当前监管的两大形势。

企业并购浪潮来袭

2016年,中国的海外投资总额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尽管今年一季度跨国并购受制于资本项目和外汇流动等问题有所放缓,但仍中国仍不可避免地迎来了企业并购的浪潮。

钱军教授由此指出了我国企业并购所呈现的特征:企业多元化发展,实现跨行业并购;跨国并购井喷,并呈现多元化。他强调跨国并购与国内并购最大的区别是国家风险,他提醒并购企业,在考察海外并购标的时,除了考察企业外,还要评估标的公司所在国家的政治制度风险、宏观经济风险、金融体系风险。

此外,企业文化、国际国内外形势政策、资本项目稳定、货币汇率都是在跨国并购时应重点关注的问题。钱军教授随后以中国化工集团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巨头先正达以及阿里巴巴收购优酷土豆的案例进一步介绍了企业并购中应注意的问题。

钱军教授最后指出,并购是一个漫长的整合过程,既包括资产的整合,也包括人员的整合。对于并购企业而言,应做好充分的准备,全面预估风险和问题,并结合金融工具,才有可能成功完成交易。

结构性问题仍是中国股市的顽疾

在主题演讲后,两位嘉宾与现场观众进行了深入交流和互动。其中,在针对观众提出关于中国股市的问题时,钱军教授表示,通过对全球二十大经济体的分析发现,绝大部分的发达国家和大多数的发展中大国,三年以上的股市的长期收益跟滞后一年的GDP的增长率有着极高的相关性。换句话说,股市是经济增长的晴雨表。

而在中国,其相关性极弱,因为中国A股的上市公司,并不代表中国GDP增长的结构。他认为,这是由A股上市退市机制所导致的。“我们的A股上市公司群体里面,过多的成熟行业,新兴行业不够。”他表示,中国股市的问题仍是结构性问题和机制问题。


招生公告
招生咨询
  • 电话:400-921-5588
  • 邮箱:

    emba.admissions@saif.sjtu.edu.cn

专题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