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EMBA
我要咨询
电话咨询
立即申请
手册下载
返回顶部

高金“思享汇”暨EMBA15期思悟论坛线上分享 | 疫情下的行业思考

发布时间:2020-06-22

今年以来,疫情的爆发对全球经济和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冲击,而随着疫情被逐步控制,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也在加速推进。经过此疫,人们在帮助企业走出困境的同时,也在认真思考行业未来的发展。

近期,在高金EMBA15期思悟论坛线上沙龙中,四位分别从事投资、电力与汽车行业的同学,就从不同视角与大家探讨了所在行业的变化与未来走向。沙龙由高金EMBA15期学员、来自金融机构的庄德君同学主持,来自高特佳投资的王海蛟同学向大家介绍了疫情下医疗投资的机遇与挑战,来自上海麦豆电气有限公司的张珊珊同学解释了智能5G如何赋能传统电力终端,来自上汽通用汽车的方欣同学则分析了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这些前沿的观点与讨论,为大家带来了不少有益的启示。


在沙龙中,庄德君同学分享了对于当前经济对比美国1918和1929年的思考。他指出,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在全世界感染了大约5亿人,占当时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在美国,当时有1亿多人口受到影响,估计有67万人死亡。1918年,报纸出版物经常发表有关死亡率上升及其对商业的负面影响的报道。而1918年资本市场的表现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回报率约为10.5%。就实体经济而言,从1918年8月到1919年3月,美国确实经历了持续7个月的急剧衰退,但据说这种短暂的下滑是由于战时生产的停止和部队劳动力回流到市场形成失业率所造成的。


再来看1929年的情况,庄德君将1929年的危机称为“近代全球影响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从资本市场看,1929年10月24日,道指最大下跌了11%。10月28日,股票再次暴跌13%;10月29日,再次暴跌12%。一直到1932年7月8日股市终于见底,最低报41.22点,从1929年的最高点计,一共蒸发掉89%。这跌到了20世纪纪录上的最低点。一直到20多年后的1954年11月23日,道指才重上1929年前的水平。


与之相应地,实体经济的表现也不容乐观,1928年,美国失业率仅为3.2%;1930年,失业率增长了200%,达到8.7%;1931年,失业率增长到15.9%;1932年,失业率猛增到23.6%;1933年,失业率为24.9%。

“那么当下的美国,是跟1918年比较像,还是跟1929年的大萧条比较像?”庄德君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考虑两个重要因素,即疫情带来的影响以及中美间的贸易战。此外,我们还需要考虑,美国前十年的繁荣是否透支了消费?创新技术产业的后劲是否充足?特朗普所希望的工业制造回流能否实现?“每个人的角度及所处的环境不同,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也会不一样”。庄德君说道。



探讨完了宏观经济,高特佳投资集团执行合伙人王海蛟同学分享了疫情下医疗投资的“变与不变”。目前,高特佳投资在生物制品、体外诊断、医疗服务、医疗器械、互联网医疗及人工智能领域均有涉猎,投资案例包括丹霞生物、博奥赛斯、和合诊断、联影医疗、健客网等。

在王海蛟的观察中,疫情带来了医疗相关领域的爆发式增长,有四个领域面临着巨大机会。首先是应急防护,最明显的就是口罩等防护物资的需求增长;第二是诊断领域,诸如IVD及影像;第三是治疗环节,包括ICU设备、抗病毒药物、血液制品、中药等。第四是长期预防领域,包括疫苗等。


从中期看,王海蛟认为有四个领域值得关注:一是互联网医疗,即线下就医行为的互联网化;二是医疗信息化和智能化,因为传染病带来了无人值守的需求,产生了信息孤岛。要避免信息孤岛,就必须实现医疗信息化。第三是疾控体系的建设和加强,第四是民营医疗。在王海蛟看来,医疗产业需要多元化的投入,最好的方式就是资本运作。

要么在医疗投资领域,哪些要素是不变的呢?王海蛟指出,创新技术投资和并购投资这两者是不变的趋势。具体说来,创新领域的技术投资大多集中在早期,投资人能通过技术创新获得超额收益;在并购领域,投资人获得是规模效应,通过效率提升来获得超额收益。

在王海蛟同学的演讲之后,上海麦豆电气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珊珊同学就智慧电力终端设备的应用作了分享。她在分享中介绍了如何应用大数据进行电力运维保障,以及进行精细化的管理。


比如,一家学校有50%的空间属于公共区域,麦豆电气可以通过扫码的形式来控制公共区域的主开关,确认其用电的时间;对于宿舍这样的私人区域,麦豆电气则可以设定其电压值,防止学生用大功率的电器。同时,公司可以通过对用电电量的计算,来确认哪些房间在特定时间属于空置状态,但仍有用电的活动。进一步说,麦豆电气可以通过监控用电情况,对生产和生活环境进行预判,再通过大数据分析,对行业的运行规律进行采集和归纳,最后再指导企业的生产运营。



而在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汽车领域,来自上汽通用汽车的方欣同学介绍了疫情下的汽车消费。他指出,汽车行业的产业链长,系统性强,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有一个零配件供应商出现问题,就会导致整个下游的汽车生产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这种情况下,要尽快恢复整条产业链的生产状态,就需要全球供应链的高度协作。

方欣表示,国内整体的复工复产还是较乐观的,目前99%的汽车生产厂家已经开始复工,相应地,整个消费市场也出现了回暖。但与前几年相比,由于人们的收入预期下降,人们对于汽车这样的高价消费品的决策周期就会拉长,整个汽车消费也会受到很大程度的冲击。

那些10万元以下的中低端车型受到的影响尤其大,这是因为,其目标客户群的消费敏感度高,在疫情下的增购和换购显著减少或停止。

尽管如此,汽车业未来的机遇仍不容小觑。方欣认为,这种机遇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国内加速产业整合,提升行业效率带来的机遇;二是全球汽车工业产生的新并购机遇;三是中国市场在全球的产业话语权提升,实现更多资源汇集。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市场将成为全球疫情后经济恢复的主力引擎,不可替代,重启中国汽车消费市场对全球至关重要。对中国企业来说,要具有国际视野,才能抓住机会。“当然,我们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要考虑解决别人的问题。毕竟,在全球协同性共识没有建立起之前,疫情很难快速结束。”